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暴乱】

【暴乱】

  “汤姆┅┅”

  年轻的伯爵路克森现在已经彻底被吓坏了,如果士兵和仆人们真的向夏洛克投降,自己和年幼的十五岁幼子杰弗就彻底完了!

  路克森回过头来时,立刻发出一阵绝望的惨号!

  此刻伯爵的身後就只剩下了他那只会不停哭泣的漂亮的儿子杰弗,就连那忠心的汤姆都已经逃得不知了去向!

  “汤姆!士兵们!!你们不要逃!!救救我们啊!!!”

  路克森绝望地尖叫着,他已经听见了塔楼外传来的暴民嘈杂的欢呼,接着一阵急促杂乱脚步声从楼下传了上来,伯爵立刻感到天旋地转,双腿一软瘫倒在了地上!

  “路克森!你这个刻薄傲慢的猪!现在你可逃不了了!!”

  随着一阵仇恨的吼叫,一个魁梧高大的黑人凶神一般出现在楼梯口,夏洛克的身後跟着十来个野兽般眼神的塞赫人。

  “不!夏洛克!你发发慈悲、饶了我们父子俩吧!”

  路克森紧紧地抱着他已经哭成一团的儿子杰弗,再也顾不得什麽身份和尊严,拼命向这些他昔日的农奴们哀求着。

  “不!!你这个卑贱的杂种!不许碰我!!”

  路克森声嘶力竭地喊叫着,他感到愤怒和绝望,因为夏洛克和那些野兽般发狂的塞赫人已经扑向了他和杰弗。

  “放手!!混蛋!杂种!放开你的脏手!”

  路克森拼命叫骂着,但夏洛克还是狠狠揪着尊贵的伯爵的头发,将不停大叫着的年轻英俊的伯爵从他哭泣着的儿子身边拽开了!

  “你这头放荡的猪!从前奴役我们的那种威风劲都哪去了?!贱货!”
  夏洛克使劲揪着路克森的头发,朝着他充满惊慌愤怒的脸上吐着吐沫,用脚狠狠地踢着伯爵那结实的屁股,像拖一条狗一样将庄园主跌跌撞撞地拖下了塔楼!
  “放开我!杰弗、杰弗!!”

  路克森绝望地哀号着,双手死命地抓着自己被夏洛克野蛮拉扯着的头发,眼看着自己的背後哭泣着的儿子被一群野兽般的暴民包围了┅┅

  “弟兄们,这条骑在我们头上作威作福的贱猪现在交给你们了!”

  夏洛克拖着不停尖叫哀号着的路克森走出塔楼,英俊高贵的庄园主一只脚光着,皮鞋已经丢在了楼梯上;华丽的衣服上沾满了楼梯上的尘土,梳理整齐的金发也早已经披散下来。

  大声抗议着的庄园主被夏洛克凶狠地抛进了塔楼外骚动喧哗的人群,迅即落入了已经疯狂了的暴民手中!

  “放开我!把你们的脏手拿开!!啊!救命啊!!”

  路克森感到无数双干粗活的大手抓住了自己的身体,粗暴地撕扯着自己的衣服,顿时绝望地尖声号叫起来!

  无数狂暴的男人包围了这个曾经是他们的主人的庄园主,无双手撕扯着伯爵华丽的衣服、拉扯着他的手脚、以近乎疯狂的暴行发泄着他们的对这个如今陷入孤立无助的悲惨境地的男人的怨恨。

  “扒光这头猪!!”

  “把这头猪吊死!!”

  暴民中发出阵阵疯狂的叫喊。

                02

  路克森的衣服几乎立即被撕成了碎片,彻底从他的身体上扯落下来!

  “不!!你们这些卑贱的家伙、你们不能这样对待我!!救命啊!!”
  路克森绝望地哀号着,感到自己的双手被用力地扭到了背後,几只大手粗暴地抓着自己的手腕,用一根粗糙结实的绳子牢牢地捆住了自己的双手!

  “放开我!放开我!!你们这些黑鬼!杂种!!”

  伯爵感到了无比的恐惧和绝望,他甚至忘记了自己如今已经几乎是赤裸着落在无数暴民手中,不停地骂着一些连他自己都吃惊的肮脏的字眼,白皙的身体在无数双粗壮的手臂中间凄惨地扭动挣扎着。

  路克森感到自己的头发被粗暴地揪着提起了自己的头,接着就是几记沉重的耳光落在自己的脸上,令娇贵的伯爵顿时感到头昏眼花!

  然後自己的肩膀被几个暴民抬了起来,“救命啊!!呜呜┅┅”路克森终於忍不住哭叫了起来!

  他感到两只大手野蛮地侵入了自己双腿之间,粗暴地揪扯着自己的阴毛和阳具,使劲地将手指插进了自己的肛门!

  “你这条放荡下贱的猪!!”

  暴民中传来一阵疯狂的叫骂,庄园主赤裸出来的肉体令他们兴奋无比!
  “啊!!”悲惨的男人发出大声的惨叫。

  他感到自己腰已经被死死地抱住,接着一阵凶狠有力的巴掌落在了自己赤裸出来的屁股上,顿时感到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呜呜呜┅┅”

  悲惨的庄园主已经没有力气挣扎了,他只感到无数双大手在粗暴地侵犯着自己娇贵的身体,揉捏着自己的胸膛、扣挖着自己娇嫩的肛门、撕扯着自己的耻毛和阳具、用力拍打着自己的屁股、抓着自己赤裸的双腿、甚至将手指野蛮地伸进自己的嘴里乱挖起来!

  路克森已经完全绝望了,他感到自己已经快被这些狂暴野蛮的贱民活活折磨死了,浑身上下都在疼痛,而巨大的恐怖和羞耻更是令尊贵的伯爵大声号哭不已!
  “鸡奸他!鸡奸这个刻薄的男人!!”

  暴民中又传来一阵吼叫,好像命令一样立刻得到了无数的应和!

  “不!不要!!求求你们!!啊!!!”

  路克森惊慌地尖叫着,但他凄惨的哀求立刻被一片狂暴的喧哗吞没了。
  俊美的庄园主赤裸着的白皙的肉体立刻被几双大手翻了过来,他被捆在背後的双手徒劳地摇晃着;接着几双手用力地抓着疯狂扭动反抗着的肩膀和腰肢。一个男人走到庄园主的面前,他带着一种厌恶和嘲弄的微笑,嘴里发出几声下流的辱骂。

  路克森忽然感到一双手伸向了自己的双臀之间那个紧密窄小的肉洞,两根粗糙的手指粗暴有力地插进了自己的肛门,用力地扩张了起来!

  ‘天哪!他们真的连我的肛门不放过!’一个恐怖的念头顿时出现在路克森的意识里!

  巨大的羞耻和罪恶感使庄园主用尽最後一点气力绝望地挣扎起来!

  但伯爵的反抗在暴民粗暴的侵犯下是那麽地软弱,那个男人脸上带着残忍的微笑,使劲地用手指在路克森的肛门里转动扣挖了足有好几分钟,然後将粗大坚硬的阳具抵在伯爵那紧密浑圆的小肉洞上,用力地挤开那肉洞口细密的皱褶,狠狠地插了进去!

  “呜!!!”

  一阵火辣辣的剧痛从伯爵的屁股後面传来,好像要把他的屁股撕裂了一样,肛门被残酷奸淫的羞耻和肉体的痛苦使路克森发出长长的哀号!雪白肥大的屁股激烈地摇摆起来!

  “啊!!!”

  路克森立刻发出一阵凄厉嘶哑的悲鸣,毫无性欲的身体被粗暴地侵犯,他顿时感到身体彷佛被撕裂了一般,火辣辣地疼痛起来!

  疯狂了的暴民包围着赤身裸体的庄园主,高贵的伯爵被野蛮地强暴令他们兴奋无比。

  乌黑丑陋的肉棒插进这个昔日高高在上的人的身体,狂暴有力地抽插奸淫令他发出濒死的野兽般的哀号和痛哭!

  路克森绝望地哭喊着,被这些卑贱的农奴残暴地奸污令他的心都碎了。
  但不幸的南人的厄运还没完,很快一个男人走上来,揪着他的头发抬起他泪水横流的俏脸,将怒挺的肉棒凶狠地插进了庄园主哭叫哀求着的嘴里!

  “呜呜┅┅”

  路克森顿时感到眼前一阵发黑,带着一股浓烈的臊臭味的肉棒残忍地塞满了他的嘴巴,野蛮地在他的喉咙里抽插着,令他几乎要窒息了!

  路克森感到自己已经快喘不上气来了,被野蛮的暴民从嘴里奸污使高贵的伯爵痛苦屈辱不已,他拼命扭动着赤裸的身体抗拒着,俏脸立刻憋得紫红起来!
  路克森感到那根插进自己肛门狂暴抽插着的肉棒忽然停了下来,接着一股热流在自己的身体里喷溅开来,一些热乎乎的液体顺着自己的大腿根流了下来!
  他知道那个鸡奸自己的家伙已经在自己的身体里射了出来。

  ‘竟然真的被这些卑贱的暴民将肮脏的精液射进了自己的体内!’

  伯爵立刻感到一阵巨大的惊恐和羞耻感,他刚想拼死吐出嘴里的肉棒尖叫,就感到又有一根坚硬粗大的东西狠狠插进了自己的屁股!前一个人的精液已经将伯爵被奸污的肉洞里弄得黏乎乎的,湿滑了许多,所以第二个家伙很顺利地就将他粗大的阳具插了进去,继续奸淫抽插起来!

  “呜、呜┅┅”

  伯爵艰难地发出愤怒屈辱的呜咽,嘴里的肉棒还在不停抽送着,使他的口水顺着他的嘴角和优美的脖子流淌下来,沾湿了他的胸口!

  “呜!!”

  路克森突然发出模糊凄厉的悲鸣,他的喉咙猛烈地收缩起来,感到一股浓稠腥热的液体在自己嘴里喷溅开来,猛烈地涌进了自己的喉咙!

  “咳咳!”

  那奸淫了庄园主嘴巴的男人将自己的阳具从路克森的嘴里抽出,悲惨的路克森立刻猛烈地咳嗽起来,大量白浊粘稠的精液顺着他的嘴巴流了出来!

  很快,又一个暴民走上来,捧起路克森的脸,将自己的肉棒残忍地插进伯爵不停咳嗽着的嘴里抽插奸淫起来。

  当第六个男人从伯爵的双腿之间离开时,庄园主已经被蹂躏得没有力气动弹了。

  嘴里依然被插着一根阳具奸污着的路克森被糟蹋地惨不忍睹的裸体软弱地抽搐着,嘴里发出一阵模糊的呜咽和啼哭。

  路克森感到自己的身体已经几乎失去了知觉,大腿和肚子上糊满了黏乎乎的精液,两双大手使劲地托着自己赤裸的屁股将自己下身抬了起来。

  又一个男人走到庄园主的面前,他用手在路克森的肛门里挖了挖,然後将粗大坚硬的阳具第七次狠狠地插了进去!

  “呜!!!”

  肛门被残酷奸淫的羞耻和肉体的痛苦使路克森被肉棒塞满的嘴里发出长长的哀号!屁股又激烈地摇摆起来!

  伯爵羞耻的表现和绝望的反抗使暴民中间发出一阵嘈杂的欢呼,这个曾经主宰过他们的命运、一向高高在上的男人被以如此残酷的方式彻底地凌辱和奸污,暴乱的人群中爆发出阵阵兴奋和满足的呼叫!

                03

  “停下来!”夏洛克沙哑的声音从混乱的人群背後传来。

  人群很快闪开了一条通道,让他们的首领走到了人群骚乱的中心。

  两个暴民看到夏洛克走过来,迅速离开了伯爵的身体,将赤身裸体的庄园主丢在了地上。

  庄园主好像断了气一样瘫软在地上,金发披散着,红肿着的双眼紧紧地闭着,半张的嘴里和脸上、脖子上糊满了大片白色的精液;身体完全赤裸,身体上布满了紫红的手印和抓痕;双腿软绵绵地朝两边大张着,光着的双脚上沾满了尘土;伯爵下身的状况惨不忍睹,浓密的金色阴毛被撕扯地凌乱不堪,屁眼可怕地红肿外翻着,里面不断流淌出夹杂着血丝的浓稠的精液,白色的糟粕糊满了他的股间和大腿!

  夏洛克带着鄙夷和残酷的微笑看着这具横躺在地上的残破的肉体,这个曾经那麽美丽高贵的男人在这麽短的时间里就被糟蹋成这样,使他感到了复仇的快乐和满足。

  “尊贵的路克森伯爵,你大概从未想到会被这麽多男人同时干吧?怎麽样?被轮奸的滋味好受吗?”

  夏洛克残忍地羞辱着庄园主,揪着他乱糟糟的头发提起他的脸。

  “哦┅┅夏洛克,你这个卑鄙的杂种!”

  路克森痛苦地睁开眼睛,面前夏洛克那张丑陋狰狞的面孔使他感到极大的愤怒和屈辱。他想伸手给这个家伙一记耳光,但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双手已经被捆在了背後。

  “你才是最下贱无耻的猪!”夏洛克恶狠狠地骂着∶“把这个贱货拖到那边的树下吊起来,让他再看一场好戏!”

  “你、你们要干什麽?!”

  路克森忽然感到了一种莫名的惊恐,他隐隐感到还要有更加残酷可怕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

  几个暴民拖着被反绑双手的伯爵人来到一棵大树下,在夏洛克的指挥下在树上吊上了一根绳索,绳索的下端系成了一个绞索式的活套,然後将这根绞索套在了赤身裸体的路克森的脖子上!

  “不要!啊!咳咳┅┅”

  路克森以为夏洛克要吊死自己,立刻惊恐地尖叫起来。

  但逐渐收紧的绞索很快就令他感到窒息,只剩下喉咙里发出的浑浊沉重的呼噜声。

  被反绑双手的伯爵好像垂死的鱼一样被绞索吊着,一丝不挂的裸体激烈地扭曲摇摆着,两条大腿胡乱地踢着,美丽的脸由於恐怖和窒息迅速变得紫红扭曲。
  路克森做着绝望而徒劳的挣扎,夏洛克狞笑着示意一个黑人松开一点路克森脖子上的套索,使他能够呼吸但仍然要踮起脚来站着。

  “难道你忘记了你们是怎麽吊死那些反抗你们的农奴的吗?你现在可知道死的滋味了吧?和被人强奸哪个好受?!”

  夏洛克揪着路克森的头发,盯着他的眼睛说道。

  伯爵那张充满高雅风韵的脸,已经由於恐惧和惊吓而扭曲起来。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求求你们,不要杀我┅┅”路克森已经被彻底吓坏了,他的世界已经完全崩溃了,只知道不停地哭泣着求饶。

  “那好,尊贵的伯爵,张开你的双脚来乞求这里所有的人来使用你的肉体吧!”
  夏洛克本来的确打算先残酷地轮奸被他们抓住的伯爵,然後再把路克森赤身裸体地吊死!但现在看到傲慢的伯爵哭泣哀求的样子,他那赤裸着的身体充满了诱惑,他忽然改变了主意,他要留下这个美丽可怜的男人继续好好地玩弄凌辱他!
  见已经被吓坏了的庄园主毫无反应,夏洛克不耐烦地挥挥手,一个人递给了他一卷绳子。

  夏洛克抓住路克森的一只脚,将他的腿使劲来开,用绳子将他的脚牢牢地捆在了树干根部,然後命令人在他的身体另一边的地上牢牢地钉下一根木桩,将路克森的另一只脚用绳子捆在木桩上,使他赤裸的身体被拉扯成一个“人”字的形状,极其艰难地站立在地上,脖子上的绞索使伯爵只能拼命地伸直脖子才不会窒息。

  “尊敬的伯爵,来看看你那宝贝儿子的下场吧!”夏洛克狞笑起来。

  “不!夏洛克、求求你!不要、不要碰杰弗!!求求你,发发慈悲,要对我做什麽都可以,不要碰杰弗!!”

  路克森这才想起自己年幼漂亮的儿子也落在了暴民手中!他不敢再骂夏洛克,只好不住地苦苦哀求。

  “猪,我不会让你这个养尊处优的臭猪闲着的!带上来!!”

  很快,从聚集在大树下的人群中推出来了一个衣裳破碎、披头散发的美少年。
  他的双手被反绑在背後,身上的衣服几乎被撕成了碎片,使美少年那年轻健康的身体几乎完全赤裸出来!

  少年那张俊俏的脸上泪痕斑斑,嘴角、脸颊和脖子上沾满了白色污浊的精液,就连披散着的金发上也被精液弄得湿漉漉得成了一簇一簇的;他上身的衣服被彻底撕裂成两片,垂在身体的两侧,,两个娇嫩的小乳头已经被蹂躏得红肿不堪。
  他从腰部以下都被撕碎扒了下来,整个下身完全赤裸着;卷曲的阴毛被弄得乱糟糟的,两条裸露着的结实的大腿上到处是牙齿咬过的伤痕;膝盖上沾满了泥土和灰尘,脚上穿着的一双皮靴其中的一只鞋跟已经折断,另一只脚上则拖着他那已经被撕烂了的内裤,使几乎全裸的美少年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显得格外狼狈和悲惨!

  “爸爸!!”

  被暴民推搡出来的杰弗看到自己的父亲赤裸着身体,好像要被处刑的囚犯一样,被脖子上的绞索吊在树下。

  路克森赤裸着的身体到处是被蹂躏後的伤痕,身上尽存的几缕破烂的衣衫已经遮盖不住糊满精液红肿不堪的下身,双腿还被大大地张开着捆在树上和木桩上!
  可怜的美少年踉跄着扑到伯爵脚下,大声号哭起来!

  “夏洛克!你这个卑鄙的杂种!!你们对杰弗做了什麽?!”

  路克森看到杰弗赤身裸体的样子,脸上还糊满了暴民的精液。

  他顾不得自己现在赤身裸体地被吊在儿子面前的羞耻样子,拼命叫喊起来。
  “闭嘴!你这猪!你的宝贝儿子为了保住他那可怜的屁眼,自己愿意用嘴巴来替我们服务!”

  “求求你们,你们放了杰弗吧!他才十六岁,还是个孩子啊!”

  路克森这才知道自己的儿子总算没有被这些暴民鸡奸,他转而苦苦哀求起来。
                04

  夏洛克粗暴地从背後抓住杰弗,将他拖了起来,冲着路克森怪叫着。

  “你玷污了多少可怜的少年!现在到了用你们父子这下贱的身体偿还的时候了!”

  夏洛克的眼睛已经变得血红,好像发狂了的野兽一样吼叫着。

  他狂暴地将美少年推倒在地上,猛地扑了上去,疯狂地撕扯着杰弗本来已经被撕得破烂不堪的衣服,直到将不停尖叫哭泣的少年身上最後一块布也撕了下来!
  “爸爸!救救我!”

  杰弗软弱地哭喊着,被夏洛克死死地压在身下。完全赤裸出来的雪白健康的身体在肮脏的土地上痛苦地扭动着,匀称的双腿胡乱地踢着,样子显得十分悲惨。
  “夏洛克!求求你!不要碰杰弗┅┅”

  路克森已经完全绝望了,他知道自己漂亮的儿子已经难逃被强奸的命运。但他实在不忍看到杰弗被当着自己的面强奸,可是有没有一点办法,只有不停地苦苦哀求。

  “啊!!!”美少年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挣扎踢动着的双腿猛地抽搐起来!
  “夏洛克!你这个畜生!”

  路克森知道杰弗已经被夏洛克粗暴地强奸了,他顿时感到自己最後一点希望也没有了,绝望已极地失声痛哭起来!

  “嘿嘿,这小子的下面果然很紧!不过很快你就会适应的!”

  夏洛克带着残忍的微笑从杰弗身上爬了起来,拍着少年流满泪水的脸蛋说着。
  被强奸了少年好像昏死过去了一样,软绵绵地瘫软在地上。双腿无力地张开着,下身那被撕裂的屁眼流淌着鲜血和白浊的精液,只有赤裸的胸膛还在微微起伏着。

  “你们都来尝尝这个小子的滋味!”

  夏洛克挥挥手,立刻有一群男人将瘫软在地上的杰弗包围了起来!

  “还有你!你这个傲慢的贱猪!”

  夏洛克接着走到路克森面前,盯着他那张充满绝望羞愧的脸。

  “你们可要好好伺候我们以前的主人!不要让他的屁眼也闲着!”

  “夏洛克!你这个卑贱的杂种!!你不能这样对我┅┅啊!”

  路克森朝着转身离开的夏洛克绝望地叫骂着,但他立刻被一个魁梧的黑人抱了起来!

  “不!啊!!”

  伯爵惊慌地叫喊着,他看到那黑人冲着他邪恶地笑着,走到他身后,接着伯爵的胸口被这双大手从背後狠狠抓住,一根粗大火热的肉棒重重地插进了他红肿疼痛的肛门!

  “啊!!不、不┅┅”伯爵虚弱地尖叫呻吟起来。

  他感到这根粗大的东西插进自己的直肠,不停地做着沉重有力的抽插!那种前所未有的痛苦和耻辱感迅速将不幸的伯爵抛向了痛苦的深渊。路克森绝望地扭动着屁股和腰肢,嘴里发出沉重的呻吟和微弱的哭泣。

  他的视线已经被泪水模糊了,只能透过人群隐约看到自己的儿子被一群暴民包围起来,跪伏在地上撅着他那浑圆的屁股,微弱地哭叫哀求着,被一个又一个男人无情地奸淫!

  路克森已经彻底地绝望了,他不知道自己还要被这麽残酷地被轮奸到什麽时候,只能大概记得自己身後已经换过了不下五、六个男人,可还是有无数眼睛里充满了渴望和兽欲的暴民聚拢在自己身边!

  伯爵已经完全放弃了挣扎和反抗,甚至连叫骂了努力也放弃了,他觉得自己只是一具被男人发泄欲望的肉体。

  被精液充分润滑了的直肠已经有些麻木了,他不再感到那种最初被奸污时撕裂般的疼痛,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令他感到羞耻的酸涨和充实!

  路克森感到羞愧和悲哀,因为自己遭到粗暴轮奸的身体里开始有一种可怕的感觉出现!这种说不清的感觉迅速地吞噬着他的意识,使他的全身都好像落到了一团火里一样,只想发出大声的哭泣和呻吟!

  放弃了希望和反抗的庄园主嘴里开始泄露出低低的呻吟,这种彷佛哭泣一样的呻吟声从一个被轮奸的男人嘴里传出来,显得另有一种妖冶淫秽的味道。
  路克森开始随着男人狂暴的抽插而左右摇摆着屁股,迎合着残酷的奸淫来减轻自己的痛苦,一种令他难堪的肉欲逐渐征服了这个遭到屈辱的轮奸的男人。
                05

  夏洛克不知什麽时候已经回到了树下,看着一个又一个暴民无情地占有着伯爵悲惨的肉体,乌黑粗大的肉棒在伯爵那白晰的屁股中间不断抽插着,他的下身已经被糟蹋成了泥泞不堪的沼泽,男人的身体撞击着那糊满了精液的屁股,发出难听的“啪啪”声。

  路克森闭着眼睛,凄惨而淫荡的呻吟着,毫无尊严和羞耻感地摇摆着他的身体,好像一个男妓一样迎合着残酷的轮奸,彻底没有了一个尊贵的伯爵应有的体面和风度。

  夏洛克忽然感到一丝不快,尽管如此残酷彻底地凌辱奸污伯爵使他的复仇感得到满足,而看到这个曾经奴役过他们的傲慢高贵的男人堕落得好像最下贱的男妓一样更使他感到一种莫名的兴奋,但他不想让这个他痛恨的男人得到的快乐,他要用更加残忍屈辱的方式来折磨这个男人!

  夏洛克推开正奸污着路克森的两个家伙,使劲地抽了他两记耳光!

  “臭猪!看来你很喜欢被男人轮奸的滋味?!”

  “啊┅┅”

  正沉浸在堕落和羞愧交织的滋味中的伯爵顿时恢复了一些理智,他呻吟着睁开眼睛,脸上立刻充满了羞愧和痛苦的表情。

  “求求你,饶了我吧┅┅你、你们已经强奸了我,就放了我这个可怜的人吧┅┅”

  “呸!你这放荡傲慢的猪!放了你?哪有这麽便宜的事!”夏洛克狞笑起来。
  他解开伯爵脖子上的绞索和捆着双脚的绳子,命令两个暴民好像对待囚犯一样,把树上的绞索解下来,再次将绞索套在庄园主的脖子上,然後一个在前面牵着绳子,另一个在背後粗鲁地推搡着赤身裸体的庄园主走到了远处的马棚附近。
  几个男人搬来一个轧草的架子,放到了一根栓马的桩子旁边。

  “趴在上面!快!!”

  夏洛克粗鲁地吆喝着,用脚踢着女庄园主那布满手印抓痕的屁股。

  路克森不知道这个残暴的家伙还要怎麽处置自己,他浑身哆嗦着趴伏在了那个轧草的架子上,嘴里不停地哀求哭泣着。

  “不要杀我,求求你们、不要杀我┅┅”

  伯爵以为夏洛克要把轧草的架子作为断头台来使用。

  夏洛克把路克森脖子上的套索的另一头栓在了那根栓马的木桩上,然後解开他被捆在背後的双手,再把吓得浑身发抖的路克森的双臂平伸,双手用绳子死死捆在轧草的架子两端。最後再分开路克森的双腿,将他的两个脚踝用绳子捆在了木架底部的两端。

  路克森不停哭泣乞求着,光着双脚站在地上;轧草的架子垫在他的肚子下面,身体折成了一个直角;庄园主的屁股上糊满了精液,显得极其悲惨和狼狈。
  夏洛克看着撅起屁股趴伏在架子上的庄园主叉开的双腿之间暴露出来的饱受蹂躏的肉穴,被过度奸淫的肛门已经无法合拢,红肿着的肉洞里不停流淌出粘稠的精液,他满意地微笑起来。

  夏洛克转身走进马棚,很快牵着一匹矮脚马走了出来。

  这是一匹专门配种用的公马,它被夏洛克牵着出了马棚,不停从鼻孔喷着热气,甩动着尾巴,显得十分兴奋。

  “安静、安静!宝贝,这头猪很快就是你的了!你再忍耐一会!”

  夏洛克抚着公马的马鬃,指着他面前背对着他们被捆绑在架子上赤身裸体的伯爵说道。

  路克森那赤裸着的、充满了诱惑的白皙的肉体显然令这匹发情的公马兴奋不已!它尽管被熟悉马性的夏洛克牵着,但仍然不停嘶叫着。

  听到背後的声音,路克森拼命地转过头来。一看到被夏洛克牵着的公马,可怜的庄园主立刻明白了自己要遭到什麽样的厄运,顿时绝望地尖叫起来!

  “不!!夏洛克!求求你!饶了我吧!它、它会弄死我的!!不!!!”
  路克森看到公马胯下那已经膨胀起来的阳具,足足有他的手臂粗细,长度更是惊人!

  赤身裸体的伯爵身边逐渐聚拢了一大群残忍地笑着的暴民,他们都在兴奋地等着,等着看这个高贵的贵族男人被一匹发情的公马残忍地鸡奸!

  “不要!!夏洛克,饶了我吧┅┅”

  路克森声嘶力竭地哭叫着,他这次是真的要被吓死了。

  而被当着这些卑贱的暴民面前遭到畜生的奸污,这种巨大的羞耻更是几乎要把伯爵折磨疯了!

  “宝贝,你在忍耐一会!一会就好!”

  夏洛克不顾庄园主凄惨的哀求,继续安慰着已经快发狂了的公马。

  “把那个小子带上来,让他亲眼看看他的父亲是怎麽和一头牲畜交配的!”
                06

  很快几个男人抬着浑身一丝不挂的少年走出了人群。

  少年现在的样子甚至比他的父亲还要悲惨∶杰弗浑身上下完全赤裸着,健康的身体上遍布被施暴後的伤痕;他的双手被分别和双脚捆在一起,两个脚踝之间还捆着一根木棍,使少年的双腿只能大大地张开着;他结实的屁股上有好几道血红的鞭痕,双腿上也布满瘀青的伤痕,显然不仅遭到了奸污,更是曾经被残酷地毒打过。

  杰弗被两个男人抬到了路克森面前,粗暴地丢到了地上。少年好像已经断了气一样地浑身软绵绵的,半睁着的眼睛空洞无神,只有胸膛还在微微起伏着,证明这具惨不忍睹的肉体还活着。

  路克森看着他漂亮的儿子好像一条狗一样地撅着屁股,双肩和双腿着地地跪伏在自己面前。刚刚被破身的少年下身沾满了精液和血迹,杰弗那小小的肛门都已经成了一个沾满血污和精液、合不拢的紫红的肉洞!

  伯爵看到自己的儿子被糟蹋得奄奄一息的惨状,再想想自己那可怕而羞辱的遭遇,顿时伤心地哭起来!

  “夏洛克!你发发慈悲吧!饶过我们这两个可怜的人吧!求求你,不要再折磨我和杰弗了┅┅”

  “可怜?!你难道忘了你以前那种趾高气扬的劲头了吗?你当初骑在我们头上作威作福的威风劲都哪去了!你休想我这麽轻易地就饶了你们!”夏洛克带着仇恨凶恶地辱骂着庄园主。

  “行了,宝贝!给我狠狠地干这个不知羞耻的猪吧!”

  夏洛克牵着公马来到路克森背後,放开手里的绳,让公马抬起前腿踏在架子上,将公马胯下那可怕的大肉棒靠近庄园主那毫无抵抗的赤裸下身。

  “不、不!不要┅┅”

  路克森感到公马鼻孔里喷出的热气就在自己脖子上面,而一根火热沉重的肉棒已经搭在了自己光着的屁股上。

  他看到自己面前跪伏着的儿子麻木的眼睛中流露出的惊恐,顿时感到极大的羞耻和绝望!他声嘶力竭地哀号着,拼命摇晃着屁股,不让公马的阳具靠近自己的下身。

  “臭猪!还不老实!!”

  夏洛克见路克森竟然还敢反抗,顿时恼怒起来。他抡起手里沉重的马鞭,狠狠抽向了伯爵那拼命摇摆着的屁股!

  “啊!!!”伯爵发出一声凄厉无比的哀号!

  他顿时感到自己被又粗又硬的马鞭狠狠抽打的臀部火辣辣地痛了起来!
  这种疼痛是一向养尊处优的伯爵从来想都想像不到的,他感到夏洛克的鞭子又一次落在自己的屁股上,顿时惨号着瘫软下来。

  夏洛克见庄园主那屁股上暴起两条红肿流血的鞭痕,疯狂挣扎的男人惨叫着停止了反抗,立刻狞笑起来。

  “臭猪!果然是发贱,不被狠狠打一顿就不会听话!”

  他说着,用手扶着那躁动的公马粗大可怕的阳具,抵在了伯爵红肿张开着的肛门上。

  显然是找到了面前这具散发着诱人味道的肉体的正确部位,那匹刚刚还躁动不安的公马立刻嘶鸣一声,後腿猛地一蹬,将它那可怕的大肉棒重重地插进了伯爵的屁股!

  “呜~~”!

  路克森猛地感到自己的下身被一根热乎乎的粗大无比的肉棒捅了进去!几乎要插穿了自己的身体!他立刻扬起头,嘴里发出一种好像濒死的野兽一样凄惨无比却又十分模糊的哀号!!

  “不!不!!”伯爵总算能说出话来了,可是他的整个身体都激烈地痉挛着失去了控制。

  他感到自己的直肠已经被全部塞满了,那公马不停抽动着的大阳具几乎要戳进了他的胃了,带给他一种说不出的痛苦和惊恐!

  那匹公马开始摇晃起来,在这个和它比起来是那麽娇弱的男人身体里抽送着那根大得惊人的肉棒!

  路克森已经惊恐得说不出话了,只能从嘴里发出些谁也听不懂的沉闷的哀号和呜咽。他感到自己好像一块被棍子穿起来的肉,只能随着屁股後面那牲畜的奸淫而不停摇摆耸动着屁股来减轻肉体的痛苦。

  伴随着伯爵的儿子杰弗惊恐的惨叫,周围的暴民中发出阵阵满足的喝彩和欢呼!看到高贵的伯爵被一匹牲口残酷地奸淫着,所有人都感到了复仇的满足。
  路克森此时已经顾不得羞耻和尊严了,他感到那个插进自己身体和大肉棒抽动的同时还在一弹一弹的,将他那经过无数次残酷的轮奸而已经松弛了的肛门竟然塞得满满得,伴随着巨大的痛苦带给他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恐惧。他甚至已经意识不到自己的儿子正在看着自己遭到牲畜奸污的惨状,开始不停摇摆起身体和屁股来。

  他想逃避这种毫无人性的凌辱,可是每一次尝试都令他感到自己的屁股和身体彷佛都要被生硬地撕裂开了,只有狼狈不堪地迎合起公马的奸淫来!

  被牲畜摧残折磨着的庄园主凄惨地号哭着,鼻涕和眼泪糊满了他那张由於惊吓和痛苦而扭曲起来的脸,浑圆的屁股中间是一根粗大无比的公马的阳具在抽插,整个场面显得极其残酷和淫秽!

  “你们都看见了吗?这个贱猪和牲畜倒是绝好的一对!”

  夏洛克大声说着,羞辱着正遭受着惨无人道的摧残的伯爵,但是路克森已经注意不到他在说着什麽了,他的全部精力都沉浸在痛苦和挣扎中。

                07

  夏洛克走到路克森的身边,在他的身上捏了一下,发现这个男人整个身体已经绷得紧紧的,显然肌肉都已经痉挛了,而被公马不停抽插奸污着的肛门口已经开始流血了。

  他接着走向了跪伏在路克森对面,被自己父亲遭到公马奸淫的残酷场面吓得浑身哆嗦的杰弗身边,看到这个可怜的美少年的脸扭到一旁,闭着眼睛不住小声抽泣着。

  夏洛克解开裤子,露出自己那乌黑粗大的阳具,走到少年背後揪着他的头发,使他抬起头直视着伯爵被公马奸淫的场面。

  “好好看看吧!尊贵的少爷!你如果敢有那麽一丁点地让我不满意,我就把你也捆到那个架子上,像你的贱猪父亲一样被公马狠操!”

  杰弗彻底被吓坏了,他使劲点着头,眼睛里不停地流着眼泪。

  “夹紧你的屁股!像男娼那样叫给我们听听!”

  夏洛克已经把他那丑陋的大肉棒插进了少年还流血的肛门,使劲抽插了起来。
  杰弗不敢有半点抗拒,他一边哭着竭力地摇晃着结实的屁股,一边挣扎着从嘴里发出“啊、啊”的叫声。

  被残忍的暴民夺走处男之身的少年此时根本感觉不到半点的快乐,只觉得被残酷奸淫的肛门和直肠里火辣辣地疼痛,可是还要拼命装出一副享受的样子,这令杰弗的感到无比的羞耻和屈辱。

  少年尽管遭到了残酷的轮奸,可是肉洞依然紧密,夏洛克感到这个男孩温暖的直肠紧紧包裹着自己的肉棒,而杰弗羞辱地夹紧屁股摇晃着更令他舒适无比,很快就在少年的屁股中射了出来。

  他从跪在地上的少年伤痕累累的屁股里抽出肉棒,接着走到杰弗面前∶“好好舔乾净它!用嘴和舌头仔细地舔,懂吗?”

  夏洛克将自己沾满精液、血污和杰弗肛门内排泄物的残渣的肉棒塞进了少年的嘴里。

  杰弗痛苦地皱着眉头,拼命点着头,用他可爱的小嘴吞住这根刚刚从自己肛门里抽出来、带着恶心的腥臭和污秽的肉棒,屈辱地吮吸起来。他一边痛苦地吮吸着,一边不停流着眼泪。

  “张开嘴,小子!”

  夏洛克将自己被杰弗舔乾净、沾满了少年的唾液的肉棒对准了他的嘴。杰弗茫然地张开小嘴,嘴角流淌着口水和精液的混合物。

  忽然,他感到一股臊臭无比的液体猛烈地喷射进自己嘴里!

  “哈哈哈!”

  夏洛克残忍地朝着跪在地上的少年的嘴里撒起尿来,看着尿液猛烈地喷射到茫然不知所措的少年张开的嘴里和脸上,爆发出一阵疯狂的大笑。

  杰弗感到臊臭的尿液不停流进自己嘴里、流满自己的脸上、脖子上和赤裸的身体,这种巨大的屈辱令他顿时号啕大哭起来!

  此时,那边被捆在架子上的伯爵忽然发出一阵凄惨无比的悲鸣!

  “啊!!!不!不!!”

  路克森感到公马那根粗长可怕的阳具猛地戳进了自己身体的最深处,接着一股火热的液体猛烈地喷射进了自己的身体!竟然被牲畜的精液射进自己身体,路克森惊恐得大声哀号起来。

  巨大的惊恐和羞辱使饱受蹂躏的伯爵凄厉地惨叫了几声,终於精疲力竭地昏死了过去。

                08

  夜色中的艾克曼庄园依然喧闹,伯爵的房子前点燃了好就堆篝火,那些暴动了的农奴和贫民兴高采烈地围在篝火边。

  篝火中央的一片空地是狂欢的中心,这些造反了的暴民在这里尽情地饮酒做乐,同时不忘用最残酷的手段凌辱着被他们俘虏了的伯爵路克森和他的儿子杰弗。
  曾经是这里的主人的伯爵和他的儿子现在却彻底沦为了暴民的囚徒,被粗暴地侮辱奸淫着。

  高贵的伯爵现在的样子狼狈极了,曾经是他用来处罚农奴的刑具现在正被残酷地用在了他自己的身上∶路克森浑身上下一丝不挂地跪在地上,他那娇嫩的双脚赤裸着,沾满了泥土,一副沉重粗糙的脚镣锁在了伯爵纤细的脚踝上;他的头和双手被一面沉重的木枷枷着,披头散发的样子就像一个等待处刑的死囚,一点也看不到了从前的高雅和傲慢。

  狼狈不堪的伯爵此刻正直直地跪在一个黑人脚下,用被木枷枷着的双手艰难地扶着那黑人胯下怒挺的阳具,用他那从前发号施令的嘴努力地吮吸着,屈辱地侍奉着他从前的农奴。

  而伯爵的儿子杰弗现在和他的父亲一样,也被脚镣和木枷禁锢着,浑身赤裸着撅着屁股跪在地上,被一个暴民按着他白皙而凄惨的屁股,从屁眼里狠狠地奸淫着。

  两个身份高贵的父子现在并排跪在一起,彼此都能看到对方狼狈而屈辱的样子。

  但伯爵和他的儿子此时已经彻底麻木了,只知道不停地用他们那高贵的肉体取悦着这些卑贱的暴民。

  那个从嘴里奸淫伯爵的家伙发出一阵低沉的呻吟,兴奋地抖了抖身体,带着满足的表情离开了跪在地上的路克森。

  夏洛克接着走近路克森的身边,看着嘴角不停流淌出精液、脸上和胸前糊满白色的污秽的男人。

  “贱猪,做别人的奴隶的滋味还好吗?”

  路克森看着面前的黑人,迟钝地点着头,高傲的庄园主已经被无休止的残酷凌辱折磨得最後一点羞耻心都麻木了。

  “撅起屁股来!”

  路克森顺从地弯下腰趴伏在了地上,撅起了屁股。

  夏洛克粗暴地将几根手指插进了伯爵双臀之间的屁眼,然後鄙夷地笑了起来。被不知被多少人插过并被公马奸淫过的伯爵的屁眼已经松弛得轻易就能使夏洛克的手指插进,只是一个红肿松弛、里面糊满精液的肉洞而已。

  “臭猪,看看你这个松松垮垮的肉洞,简直让人倒胃口!”

  路克森听到夏洛克的辱骂,立刻羞辱得哭泣起来。

  “算了,继续用你的嘴巴来为我们服务吧!”

  夏洛克鄙夷地说着,走到一旁看着又一个男人上来,扶起跪在地上的伯爵,将肉棒塞进了路克森的嘴里继续奸淫起来。

  夏洛克站在一旁看着伯爵父子被一个又一个暴民残酷地奸污玩弄着,他的心里又有了一个新的主意。

  他已经不打算杀死这两个人了,尽管路克森和杰弗已经被蹂躏奸淫得不成人形,但他知道这两个男人只要恢复过来就还是两个美艳绝伦的尤物。他们充满了诱惑的肉体,即使在残酷的轮奸後依旧还是那麽迷人!

  夏洛克决定让路克森和他的儿子活下去,他要不停地凌辱折磨这两个美丽高贵的男人,直到把他们彻底摧残成最下贱堕落的男妓!

                09

  “好了,你们这个臭猪也给休息够了吧?”

  夏洛克带着几个塞赫人走到了马棚前。

  伯爵和他的儿子杰弗现在好像两个真正的奴隶一样,被赤身裸体地捆绑在马棚前的两根栓马的木桩上。

  两个人都被戴上了沉重的脚镣,双手也被用对付不听话的奴隶的粗重手铐铐在背後,脖子上被用一根铁链锁着,跪着栓在木桩上。

  被残忍地轮奸折磨了几乎一整天的两个贵族现在的样子憔悴已极,他们赤裸着的身体上遍布伤痕,披散着头发,光着的双脚和双腿上沾满了泥土,脸上和下身糊满了乾涸的精液,悲惨的样子甚至连最低贱的奴隶都不如。

  两个暴民解开栓在木桩上的铁链,然後牵着两个饱受蹂躏凌辱的男人,好像牵着牲口一样粗鲁地将两人拖到了一个水塘边,用水将路克森和杰弗身上的泥土和污秽洗净,然後带到夏洛克面前。

  “把这两个贱猪牵着在庄园里展览一圈,然後带到晒场上等我。”

  夏洛克看着两人赤身裸体地戴着镣铐站在自己面前,他们那用水洗净了污秽的身体上虽然伤痕累累,但依旧充满了高贵的贵族男子的迷人风度,只是披头散发的样子和满脸的羞愧屈辱使伯爵和杰弗显得十分难堪。

  “大家都出来看看,看看伯爵和他的儿子的样子!看看这两个臭猪光着屁股示众的样子啊!”

  一个塞赫人不停大声吆喝着,将庄园里所有的农奴和雇农都招呼了出来。
  在他的身後,两个黑人用锁链牵着路克森和杰弗。

  两个人拖着沉重的脚镣,双手被手铐铐在背後,羞辱地抽泣着,在这些他们昔日的农奴面前展示着他们那一丝不挂、饱受奸淫蹂躏的身体。

  围观的男人和女人用仇恨而激动的目光看着他们从前的主人被像奴隶一样残酷地对待,他们中曾经残忍地奸污过路克森和杰弗的家伙还大声地谈论着强暴这两人的过程,不停地用最肮脏下流的语言辱骂着他们。

  当路克森和杰弗被带到晒场上时,夏洛克早已经在那里准备好了继续凌辱他们的手段。

  晒场的空地上有一个结实的木架,木架的横梁上垂下了一副粗重的铁铐,这是庄园主用来拷打不听话的农奴的刑具。

  夏洛克解下了路克森脖子上的铁链,然後命令两个塞赫人将伯爵带到了刑具下,打开了他双手上的手铐。

  “不要┅┅求求你们、饶了我吧!”

  路克森被两个暴民粗鲁地架着,将庄园主的双手举过头顶,铐在了木架顶上的那两个手铐上。

  他已经知道了自己要受到什麽样的酷刑,恐惧和羞耻使他不停地大声求饶。
  “闭嘴!臭猪,你难道忘了你当初是怎麽对待我们的了?!”

  夏洛克恶狠狠地说着,他接着命令两个黑人将杰弗也带到了刑具下。

  他们把少年的手铐打开,然後粗鲁地抓住不停哭泣求饶的少年的双手,将杰弗的双臂张开,用绳子将他的双手牢牢地捆在了木架横梁的两头。接着夏洛克走了上来,他手里拿着两根结实的鱼线,将庄园主和他的儿子的身体捆在了一起。
  “不要、啊┅┅求求你们、饶了我们吧┅┅”

  被鱼线系住,身体被迫紧贴在一起的父子一起痛苦地哭喊了起来,他们赤裸的身体不停发抖,可连一下都不敢动,因为只要他们稍微一动,捆在他俩身上的鱼线就会残忍地勒紧,令他们苦不堪言!

  “贱猪!你还记不记得曾经在这里鞭打过我?!我今天就要你们这两个臭猪尝尝被鞭子抽打的滋味!”夏洛克恶狠狠地说着。

  “你们分成两队,分别用鞭子狠狠抽这两个臭猪!但一人只许抽一鞭,知道了吗?”

  夏洛克对周围聚拢过来的塞赫人大声说着,一百多个农奴已经自动地排成了两队,打头的人被递给了一根足有手指粗细的皮鞭。

  夏洛克知道路克森和他的儿子这两个娇生惯养的贵族男子是经不起皮鞭抽打的,他不想这两个漂亮高贵的俘虏被活活打死,所以命令那些仇恨的塞赫人只能一人一鞭。

  “夏洛克!求求你饶了我们吧!!求求你!!!”

  路克森看到暴民手里那可怕的皮鞭,不等鞭子落在自己身上就已经吓得魂不附体了,他拼命地大声哭喊了起来!

  “臭猪,还没抽到你身上就把你吓成这样!你发誓做我们塞赫人的奴隶,做我们公用的男娼!!永远不许有半点的违背和反抗!”

  “我、我发誓!我做你们的奴隶、做你们的男娼!饶了我吧┅┅”

  路克森把什麽羞耻与尊严都抛到了一边,他拼命哭喊着不住求饶。

  “贱货!不过我还是要狠狠鞭打你们这两个下贱的猪一顿,让你们记得这两条贱猪有点记性!开始!!”

  “不要、啊!!!!”

  庄园主绝望的哭叫立刻被皮鞭落在娇嫩的皮肉上发出的沉闷的声音打断,路克森的屁股上顿时暴起长长一道血红的鞭痕,肉丘上的皮肤立刻被撕裂了,鲜血慢慢地渗了出来!

  与此同时,另一个塞赫人的皮鞭也狠狠地抽在了杰弗细腻的後背上,发出一声皮开肉裂的闷响,惨遭酷刑的少年顿时发出凄厉无比的惨号!

  “啊!!!”

  两个遭到鞭打的人立刻浑身激烈地抽搐起来,但他们这麽一来立刻牵动了捆在他俩之间的鱼线,剧烈的疼痛从两人的皮肤传来,双倍的疼痛使他们立刻凄惨地哀号起来!

  “饶命啊!夏洛克、我、啊!!!”

  不等路克森的哀求出口,又是一记皮鞭落在赤身裸体的庄园主的屁股上!
  “啊!!!饶了我吧┅┅呜呜┅┅”

  火辣辣的疼痛不停从屁股、後背和大腿上传来,路克森感觉自己好像被鞭子剥了皮一样!但他再也不敢晃动和他的儿子栓在一起的上身,只能不住激烈地摇摆着皮开肉裂的屁股,不停地哭喊求饶。

  “我、我发誓做你们的奴隶┅┅饶了我吧┅┅”

  路克森已经痛得几乎喘不上气来了,他赤裸裸的屁股和後背上已经被皮鞭抽打得鲜血淋漓,鱼网般纵横交错的可怕鞭痕遍布伯爵的肉体,令这个被镣铐禁锢在刑具上的高贵男人显的样子显得极其悲惨。

  夏洛克丝毫不顾两个不幸的人凄惨的哭喊和哀求,他只是默默地看着一个又一个暴民走到两个被锁吊在刑具上的贵族身後,用他们手里粗重的皮鞭狠狠抽向他们赤裸的後背、屁股和大腿,看到美丽的肉体上遍布血红凸起的鞭痕,左右摇摆着的屁股逐渐变成一个鲜血淋漓的肉团,他感到了一种血腥的满足。

  排成两队的暴民刚刚走过了不到一半,两个被吊在刑具上的人就已经被皮鞭抽打得昏死了过去。伯爵和他的儿子的两具赤裸的肉体软绵绵地瘫软了下来,只有皮鞭重重地落在他们的身体上时才微弱地抽搐几下,凄惨的哀号与哭叫也彻底停止了。

                10

  夏洛克见两个男人已经被拷打得失去了知觉,赶紧示意暴民们停止了下来。他走到木架下,仔细看了看路克森和杰弗的状况。

  两人已经彻底失去了知觉,他们赤裸着的肉体已经被残酷的鞭打摧残得几乎辨认不出原来的样子∶屁股成了两个遍布鞭痕血污、惨不忍睹的肉团;平坦细腻的後背和结实的大腿血肉模糊,伤痕里渗出鲜血顺着小腿一直流到了赤裸的双脚上!

  “把他俩放下来,不要再打了!拿水把这两条贱猪弄醒!”

  立刻有几个暴民走上来,解开路克森和杰弗被手铐和绳子禁锢在刑具上的双手,打开他们双脚上的脚镣,将两个浑身血污、奄奄一息的人放到了地上。
  接着有人提来一桶冷水,泼在了两人赤裸的身上。

  “哦┅┅”两个悲惨的男人呻吟着,慢慢苏醒过来。

  两个人手脚上的镣铐已经被打开,一苏醒过来立刻抱成一团哭泣起来。
  “夏洛克,求求你饶了我和杰弗吧┅┅要我们做什麽都可以,不要再折磨我们了,呜呜┅┅”

  路克森抱着和自己一样、浑身上下伤痕累累的儿子,高贵的伯爵最後一点的自尊和骄傲也已经被残酷的鞭打剥光了,他像一个真正的奴隶一样毫无羞耻地裸露着身体,悲哀地哭泣哀求起来。

  “好吧,贱货!”

  夏洛克残酷地用手狠狠捏了一下伯爵那赤裸的胸膛,这个惨遭酷刑拷打的他从前的主人的肉体已经开始令他着迷。

  “贱猪,过来!替我解开裤子,用你的嘴巴好好替我服务!”

  夏洛克走到旁边的空地上躺了下来,路克森羞辱万分地站了起来,摇晃着他那被鞭子抽打得伤痕累累的赤裸身体走到了夏洛克面前。

  他悲哀地闭上了眼睛,不敢看周围那些暴民那种鄙视和邪恶的笑容,用颤抖的双手解开了面前这个无耻的农奴的裤子,然後驯服地跪在夏洛克分开的双腿之间,掏出他那根乌黑粗大的肉棒吞进了嘴里。

  “贱猪,睁开眼睛!”夏洛克见满面羞辱的伯爵闭着眼睛吮吸自己的阳具,立刻感到有些不爽。

  屈辱的庄园主只得睁开眼睛,嘴里发出模糊的“呜呜”声,不停吮吸着夏洛克那膨胀了阳具。

  粗大的肉棒塞满了路克森的嘴,口水顺着他的嘴角流淌下来,打湿了他的脖子和疼痛着的胸口,使他感到十分难受和羞愧。

  “不要┅┅”

  听见背後杰弗微弱的哀求,路克森艰难地含着嘴里的肉棒回过头来。

  他看到自己的儿子又被吊在了刑架上,只是这一次没有被皮鞭抽打,而是被两个暴民一前一後地从口腔和肛门里奸淫起来。

  看到羞耻地抽泣呻吟着的杰弗被两个粗壮的家伙奸污着,少年遍布鞭痕红肿起来的屁股之间被一根乌黑的肉棒残酷抽插着,路克森顿时感到了一种彻底的绝望和放弃。

  “贱猪,站起来!我要干你这臭猪的屁眼!”

  路克森赶紧吐出嘴里那根沾满自己的唾液的肉棒,浑身哆嗦着站了起来,转过身体背对着夏洛克。

  “臭猪!还等什麽?!还不赶紧扒开你那个下贱的屁股,坐上来!”

  夏洛克盯着伯爵那饱受鞭打的屁股。

  路克森身上的鞭痕已经停止流血,他的屁股现在布满了道道紫红肿起的鞭痕,使他的屁股越发红肿胀大起来。

  路克森只有再次闭上眼睛,羞耻地用自己的双手扒开自己还火辣辣疼痛着的屁股,将自己的肛门对准躺在地上的夏洛克胯下那根沾满了他的口水的粗大肉棒,慢慢坐了下去。

  “啊┅┅”

  自己疼痛着的屁股里被插进一根火热的肉棒,路克森立刻感到一种难以启齿的充实和解脱感,他从嘴里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般的呻吟,接着用手扶着自己红肿的屁股,坐在夏洛克的肉棒上主动地扭动摇摆起来。

  不知为什麽,路克森现在竟然已经感觉不到那种被奸污蹂躏的羞耻感了。肛门里被夏洛克粗大的肉棒插入塞满,反而使他感到一种解脱。

  那根坚硬、粗大的肉棒插在庄园主受伤疼痛的屁股里,磨擦着他娇嫩的直肠,令他感到一种火热的充实感,这种羞愧的感觉好像麻醉剂一样迅速冲淡了路克森肉体上的疼痛,使他沉沦进了肉欲的深渊里。

  “啊┅┅哦┅┅”

  路克森不停地用力摇摆着屁股和腰肢,拼命地用自己的屁股夹紧插进自己肛门里的肉棒,嘴里发出呻吟。他闭着的眼睛里流出泪水,为自己的堕落感到羞愧。
  但是悲惨的庄园主发现他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理智,他饱受蹂躏的肉体竟然已经开始喜欢这种被鸡奸的感觉!

  “不、啊┅┅”

  路克森不知道自己在呻吟什麽,他感到有一股热流喷溅进自己的屁股,立刻发出哭泣般的呻吟。

  庄园主彷佛不满足一样,摇摆着他的屁股转身跪在了夏洛克面前,白浊的精液顺着他双臀间没有闭合的肉洞流淌出来。

  路克森用手握住夏洛克的肉棒,吞进嘴里不停地吮吸起来,拼命地将上面沾着的精液吃进嘴里。

  夏洛克看着面前这个好像最淫荡的男妓一样舔净自己肉棒上最後一滴精液的男人,他那撅起的屁股上遍布紫红肿胀的鞭痕,嘴里还在发出含糊不清的“呜呜”声。

  他忽然产生了一种征服者的自豪∶这个男人曾经主宰了自己的命运,是那麽地高不可攀,现在却彻底沦落成了自己的男娼,可以随意地摆布玩弄

                11

  “把这条贱猪拉起来,你们把他弄到那边随便玩去吧!一定要把我们的伯爵喂饱啊。”夏洛克玩够了之后,对手下说。

  立刻有人拉起了还跪在地上呜咽呻吟着的路克森,把他拖到了一边。

  “把这贱货捆起来干吧!”

  几个家伙把路克森拖到一旁,命令庄园主撅着伤痕累累的屁股跪下。

  “不要、不要把我捆起来┅┅”路克森微弱地呻吟着,尽管他现在已经彻底放弃了,甚至一想起自己的身体里要被插进男人的阳具还有一种渴望,但他还是觉得被捆绑起来玩弄有些难堪。

  尽管路克森这麽说着,还是不等那几个家伙动手,就主动地分开双腿,驯服地低下头把双手背到了背後,红肿的屁股还扭动了几下。

  “妈的,没想到这位伯爵这麽淫荡下贱!”

  几个家伙骂着,拿来绳子将路克森的双手牢牢地捆在背後,然後一个家伙跪下来,将自己粗大的阳具狠狠插进了伯爵还流淌着夏洛克的精液的肛门。

  “喔┅┅”

  粗大的肉棒插进被精液彻底润滑了的肛门,从路克森那肿大的双臀之间发出低沉的“噗嗤”一声,庄园主立刻摇晃着赤裸着的身体,嘴里发出迷人的呻吟。
  “淫荡的贱猪!!”

  暴民骂着,在跪伏在地上的路克森的屁眼里狠命地抽插起来,一边狠狠地奸淫着被捆绑起来的男人,一边还用粗糙的大手不停重重拍打着伯爵撅着的伤痕累累的屁股,发出沉闷残酷的“啪啪”声。

  坚硬粗大的肉棒磨擦着已经红肿起来的肛肉,使伯爵感到自己的屁股里面好像火烧一样,这种火热的感觉迅速蔓延到路克森全身,彷佛要把他融化了一样,连受伤的屁股被巴掌狠狠抽打的疼痛都感觉不到了。

  路克森浑身瘫软着跪伏在地上,一边忍受着背後的男人施暴般残酷地奸淫虐待,一边歪着头,羞辱和莫名的快感交织着,嘴里断断续续地发出哀叫和呻吟。
  “哦、不┅┅”

  路克森忽然听见耳边传来一个少年微弱凄惨的呻吟,他睁开眼睛立刻看见了他的儿子杰弗。

  年轻的少年此刻和他的父亲一样,双手被捆在背後,和路克森并排撅着遍布伤痕的屁股跪伏在地上。在杰弗的背後,同样有一个暴民狠狠地捏着少年雪白结实的屁股,在他的屁眼里粗暴地奸淫着。

  路克森立刻感到一阵羞耻,脸上顿时发烧起来。

  自己竟然和儿子一起赤身裸体地并排跪伏在地上,被那些地位卑贱的暴民残酷地奸污凌辱!刚刚被暴民残忍地夺走处男之身的杰弗在被暴民奸淫时还在羞耻痛苦地呻吟反抗,而自己竟然已经彻底沦落成了暴民的泄欲工具,当着儿子的面前就做出这麽样的表现!

  路克森立刻羞愧地闭上了眼睛,不敢去看杰弗眼睛里的那种绝望和茫然。
  他想挣扎反抗,可很快就又屈服於了暴民那粗大肉棒的野蛮奸淫之下,再次摇摆着屁股好像男娼一样地迎合哀叫了起来┅┅

                12

  “夏洛克,我们的军队没有继续朝这里前进,而是转向北边去了。”

  一个塞赫人朝夏洛克汇报着他侦察来的叛乱军的行踪。

  “妈的,这麽说我们不能再在这里停留下去了。那些被打跑了的政府军肯定又会厚着脸皮追回来的!”夏洛克忿忿地骂着,站了起来。

  这些暴乱的塞赫人尽管有夏洛克领头,但显然仍是一群乌合之众。

  既然反叛军没有继续朝伯爵的领地前进,那他们也只有放弃这里了,因为这些政府军尽管懦弱怕死,但对付这一百来个暴乱的农奴还是绰绰有馀。

  “贱猪!你竖着耳朵听什麽听?!”夏洛克忽然扭头朝跪在一边的路克森怒吼起来。

  路克森现在的样子已经和一个彻头彻尾的男娼妓没什麽区别了。

  庄园主此时正弯着腰、叉开双腿站在地上,这样一来被撕短的下衣就褪了上去,从背後就可以清楚地看见路克森下面那没有穿内裤的赤裸的下身和屁股。
  他身上那些被皮鞭抽打过的伤痕已经快愈合了,但屁股依然悲惨地红肿着;他的双脚赤裸着,纤细的脚踝上戴着一副沉重的脚镣;他的双手同样被一副粗重的铁镣锁在身前。

  路克森的脸上一根乌黑丑陋的大肉棒此时正插进伯爵难堪的双唇间,在残忍地抽送奸淫着他的嘴巴。

  正用戴着铁镣的双手捧着那丑陋的肉棒,放在自己嘴里吮吸着的伯爵听见了夏洛克和那塞赫人刚才的谈话,他立刻略微停顿了一下吮吸的动作,微微扭过头朝夏洛克看了一眼。

  那塞赫人的话令伯爵本来已经一片死灰的心里顿时又升起了希望!

  这些天来被暴乱的农奴不停奸淫、蹂躏和折磨的路克森已经彻底绝望了,他几乎是在不停地性交和被强暴中渡过着每一天,就连休息的时间都少得可怜。如果不是夏洛克见这个男人实在被奸污糟蹋得不成人形,而命令暴民不许再碰路克森已经被干得红肿出血的屁眼,路克森几乎怀疑自己还能不能活到现在。

  但即使如此,这些怀着复仇的怒火的塞赫人依然想出了各种残酷的花样来虐待折磨路克森,包括将他赤身裸体地捆绑成各种姿势羞辱漫骂、强迫他光着身子在地上边爬边学狗叫、给伯爵戴上镣铐和木枷在庄园里示众,而像现在这样只是强迫路克森为他们口交已经是最仁慈的一种了。

  路克森已经开始习惯了这种好像男娼或囚犯一样被残酷地折磨虐待,即使是在暴民面前裸露身体做着各种淫荡的举动也不会有什麽羞耻的感觉。

  但那个塞赫人的话却令他隐约又有了希望。

  ‘如果我们的军队来到这里┅┅该死的塞赫人,最好把他们杀得一个不剩!不、我要亲手把夏洛克那个杂种吊死!’

  路克森甚至已经有些兴奋了起来。

  “贱猪!好好当你的男娼吧!哼,别以为我会把你留在这里!我们撤离时一定会把你、还有你那个贱猪儿子一起带走的!”

  夏洛克恶狠狠地用手伸向路克森,在他赤裸的屁股上用力捏着骂道。

  “呜呜┅┅”

  屁股上被捏着的火辣辣的疼痛立刻将伯爵又拽回了残酷的现实,他含着肉棒的嘴里发出一阵痛苦的呜咽,赶紧继续用手捧着面前那塞赫人的肉棒继续像下贱的男娼一样卖力地吮吸起来。

                13

  “快走,贱猪!别磨磨蹭蹭的!”

  一个骑在马上的塞赫人凶狠地骂着,用手里的鞭子抽打着在地上徒步走着的路克森。

  “唉呦┅┅”

  被鞭子抽在後背上的伯爵大声呻吟起来,踉跄着几乎摔倒在地上。

  路克森现在被那些匆忙逃离的一大队塞赫人挟裹在队伍里,被鞭子驱赶着狼狈不堪地徒步走在崎岖的山路上。

  “不好了!夏洛克!!前面有军队!!!”

  暴民的队伍最前方传来一阵惊慌的叫喊!

  路克森立刻感到振奋了起来,他抬起头朝前面看去∶只见前方迎面来了一支队伍,从衣着上看是政府军!

  他忽然想起了儿子,转头朝那些没命地钻进树林逃窜的暴民看了过去,只见杰弗被一个黑人扛在了肩膀上不停哭叫着,转眼就消失在了树林里。

  “杰弗!!”

  转眼间,夏洛克率领着的这支队伍就死的死、逃的逃,一个都不剩了,山路上只剩下横七竖八的尸体和丢了一地的衣物包裹。路克森落到了政府军的手里。
  被认为是叛徒的路克森再次被吊起来,心里的恐惧甚至比当初被夏洛克那些暴民吊在庄园里毒打还要大!路克森不停扭动着身体大声抗议辩解着。

  “哗!”一大桶冷水按照上尉的吩咐,兜头泼在了被吊起来的伯爵的身上!
  被冷水浇到身上的伯爵立刻不再叫喊了,他被吊起来、湿透了的身体不住地哆嗦起来。

  路克森已经气愤得快昏死过去了,他没想到这些政府军竟然也是这麽地无耻和卑鄙,甚至比暴民还要可恨!他浑身哆嗦着不停地胡乱叫骂起来。

  “把这条贱猪的嘴巴勒起来,既然他已经招认了就不必再听他这麽乱叫乱喊了!”

  立刻有士兵走上来,捏住路克森瘀血红肿的脸颊,将一根两端系着布条的粗粗的坚硬树枝嵌进了他的嘴里,让他用牙齿咬着树枝,接着将布条使劲地系在了路克森的脑後。

  
上一篇:【A片小家庭】下一篇:【茶餐厅的招聘】1-6全作者chongtie